鄭板橋巧諷和尚

鄭板橋巧諷和尚


來源:中國書畫網  作者:佚名

  鄭板橋性愛山水,即使在他窮困落拓時依然興致勃勃。板橋時常到寺廟投宿。一般情況下,出家人都樂于為人提供方便,板橋為此還交了不少憎、道朋友,但板橋有時也遇到使人氣結的和尚。有一次,鄭板橋到一寺院投宿。前來接待的和尚看他落落拓拓,是一個窮秀才,十分勢利,規定必須抄經若干方可借宿,語言十分傲慢?纯刺焐淹,板橋也只好答應。經抄好后,和尚意猶未足,他見板橋的字寫得很好,說是加寫一副對聯,晚上才可供應一床棉被。板橋無奈,提筆揮毫,語帶雙關地寫下:

   鳳在禾下飛去鳥,

   馬到蘆邊萆不生。

  寺后有禾,寺前有蘆,皆為實景。而鳳表示祥瑞,馬到表示施主光臨,都是喜事。和尚見了,甚為滿意,馬上備香茶果脯,請板橋到上房安歇。日后,和尚將那幅對聯裱懸于佛堂,逢人便夸?腿酥幸灿卸姷,看出其中的玄機,提醒和尚說:“這上聯寫的是一禿字,下聯寫的是個驢字!苯浧潼c破。和尚也一下回味過來,頓時臉紅氣促,暗自叫苦不迭。 (注:上聯的玄關在于繁體的“鳯”字)

   鄭板橋對佛學研究頗深,但他十分憎惡那些勢利市儈的和尚。

  晚年的板橋,衣著依然打扮十分隨便,且又其貌不揚。有次,他去逛揚州城外的平山堂。平山堂主持老和尚看他僅穿了件粗布直裰,以為他是一俗客,就隨便說了聲“坐”,對泡茶的小和尚說了聲“茶”,就不再作聲了。板橋并不介意,站在那里向他講明自己此行的目的是瞻仰平山堂內歐陽修讀書處的石膏像。老和尚聽后,不以為然,心想你那個窮樣還談什么欣賞歐陽修?欣賞了一番寺廟內的雕刻和字畫,和尚與他搭訕幾句,板橋皆娓娓道來,十分內行,和尚發現這位粗布衣裳的人談吐不俗,很有才學,心想,他一定不是一般的平民老百姓,或許有什么來頭,轉而招呼道:“請坐!币幻娣愿佬『蜕校骸熬床!”寺里來了一批達官貴人,和尚笑臉盈盈的合掌相迎,十分熱情。這些達官貴人見鄭板橋也在座,一個個上前向他問好,喊出板橋的名字。和尚方才知道面前就是大名鼎鼎的鄭板橋,不免大吃一驚,馬上變了態度。老和尚趕忙滿臉堆笑地對板橋打躬合掌說道:“請上坐!請上坐!”此時小和尚將茶端了上來,老和尚喝道:“敬香茶!”小和尚馬上又回去換來香茶。這時老和尚拿出紙張筆墨,請求板橋留點墨跡。板橋也不回絕,淡然一笑,揮毫寫就下面這幅妙趣橫生的對聯:

   坐,請坐,請上坐

   茶,敬茶,敬香茶

  真真是妙不可言!想必老和尚此時定會面紅耳赤,恨不能腳下有條地縫鉆進去。這副對聯在電視劇《宰相劉羅鍋》里,套在了劉墉與鄭板橋頭上。

   他在鎮江焦山讀書時,給其友徐宗于的信中曾說:

  山中和尚,泰半是錢奴化身,市儈轉世,口念阿彌陀。心貪阿堵物,俗不可耐,觸人欲嘔。入山游客,不問雅俗,但視衣衫,入寺燒香,只計貧富。有錢布施,聲聲居士、檀越,合十念佛,狀似彌勒;無錢施舍.則白眼相加,冷語對答,陰森之氣,逼人發抖。知客堂中,最為可恨,請客一坐,有請坐、請上坐之等次;待客一茶,有泡茶、泡好茶之分別。內外各有度詞隱語,彼此相通,亮中說話,暗中關切,冷眼傍觀,氣破肚皮。悲哉!悲哉!莊嚴佛地,清靜梵宮,變作論斤較兩之市井,我佛有靈,定當低眉合眼。效夫子之喟然而嘆也。(《焦山別峰庵與徐宗于》)上則故事當根源于此。


·上一篇文章:祝允明詩書戲權貴
·下一篇文章:王羲之病中賣“當”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shilian/11220144152K87J5KGB80A5H9900CKF.htm



爱彩票 229| 28| 451| 184| 16| 85| 154| 571| 16| 901| 478| 121| 448| 157| 556| 502| 823| 349| 388| 907| 151| 151| 454| 415| 28| 187| 418| 433| 1|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