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洞房里的尷尬事:外甥女嫁舅舅情何以堪?

古代洞房里的尷尬事:外甥女嫁舅舅情何以堪?


來源:中國民俗文化網  作者:佚名

   一)人性與獸性的區別

    人與獸的區別,就在于人是直立、挺胸、抬頭的。人性與獸性的區別,則在于人能夠做到自我控制,不似獸性般任意發泄。人性中包涵了情感、愛心和善良,而獸性則完全是沒有節制的欲望、以及對欲望不擇手段的獲取。獸性不只獸類獨有,人類也會有。人性和獸性有時就在一念之間,兩者可以相互轉化,并沒有一個很清晰的界限。人性的缺失、泯滅,漸漸就會表現出獸性的一面。而獸性頻發、壞事做盡的人,偶爾也會良心發現,這正是人性的東西起了作用。

    人之初,性本善。人性是與生俱來的,但它會因外部環境的影響而發生改變。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子,你是絕不會想到他將來有一天會成為殺人犯或是搶劫犯的,這都是后天環境影響的結果。因為環境容易激發人的另一個基本本能:欲望。在路衛兵看來,欲望這東西很具體,也很抽象,你能強烈地感受到它的存在,卻很難將它像一件物品一樣,擱置一旁封存起來。

    從性質上講,欲望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有崇高的,也有齷齪的。這和一個人的價值取向有關,也和這個人后天形成的素質和修養有關,就看你想要什么,給自己規劃什么目標了。從程度上講,欲望也有個臨界的極限。淺淺的欲望,有時可算作心中一個階段性奮斗目標,往往能起到積極的作用,也能讓人身心愉悅。而當人性的欲望強烈到沒有節制的時候,就會向相反方向發展,它會成為一個人的心里負擔,時刻壓抑著人性的健康,也就很容易轉變成獸性了。

    欲望也和人的地位有關。比如古代,一個老百姓和一個皇帝,二者的欲望就不一樣,老百姓只圖平安快樂、衣食無憂就行,沒影兒的事一般不會去想;蛟S他偶爾也會有當皇帝的欲望,但往往只是一閃念,讓心悸動一下就完了,不會整日抓耳撓腮、縈繞心頭,那樣搞不好會把自己送進精神病院。而作為帝王,擁有至高無尚的權力,可以得到任何喜歡的東西,你一生不敢奢求的,對他們來說可能不過是小菜一碟、小事一樁。

    再比如對待女人,老百姓娶上一房婆姨(或老婆或太太),條件好點的可以納個妾換換口味(如今不允許隨便換口味,改包二奶或找小三了,形式不同,性質一樣),此外不會有太多的奢念,頂大也就再去個怡紅院、翠花樓啥的找找刺激就完了。他們的欲望終究是有限的,用老百姓的話講,叫還算靠譜?苫实劬筒煌,只要他愿意、他喜歡、他高興,他的身體條件允許,就可以無償占盡天下的美女。

    占盡說占盡,皇帝也不一定就比老百姓快樂。老百姓雖只有一個糟糠之妻,卻能榮辱與共,成為一生相知的伴侶,雖不富足,卻能共同享受著人性的快樂。而皇帝對女人的隨意性和任意性,會讓他們省略掉情感孕育的全過程,或是將復雜的情感簡單化,而只表現出占有的欲望,將人世間最為有情有義的東西也看成了一種物品或符號,甚至麻木到踐踏人倫的可怕地步。那時他們的獸性表現,就會大大超越人性。

    這樣的例子在歷史中不勝枚舉,十六國時期、匈奴漢國的武昭帝劉聰,將自己近親族人的兩個女兒四個孫女一同納入后宮,姑女六人同事一夫,令人汗顏。五代十國時期的梁武帝朱溫,連兒媳婦也要侍寢,藐視人倫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這些,無一不是獸性的彰顯。

    皇宮是最能淋漓盡致展現人欲的地方。特別是色欲和權欲的膨脹,勢必會做出有悖常理的事情。在這里,人的欲望已不會受到任何控制,只由著性子任意發揮,在獸性的舞臺上盡情演繹。

    背離人性,其實是很糾結的一件事。獸性之人絕不會做到完全的心安理得,只是那時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人的最初的最原始的東西,始終會在內心激蕩,與獸性做著不懈地斗爭,就看最后哪個占上風了。前面說皇宮里最能體現獸性,其實也不能一概而論,固守人倫的皇帝也還是大有人在的,他們有的雖然色欲熏心,但并不會突破人性最后的防線。我們今天說的這事,就是彰顯人性美好的一個特例。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柬埔寨奇俗:未婚少女的性愛小屋
·下一篇文章:日本美少女文化 早期權貴愛娶10多歲少女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minsu/136222022120801647H7FCK92F52J6G.htm



爱彩票 244| 19| 268| 220| 778| 1| 934| 586| 388| 691| 637| 151| 277| 580| 220| 556| 268| 295| 652| 706| 103| 499| 277| 136| 178| 706| 736| 187| 841| 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