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花木蘭還厲害的奇女子

比花木蘭還厲害的奇女子


來源:網絡  作者:路衛兵

探尋血染百年的歷史疑云•五胡亂華之篇外篇(二十)

鼓聲雷動,氣氛顯得有些緊張。遠處,幾名矯健的騎士揮鞭策馬,正在展開激烈的角逐。戰馬如飛,騰起一路煙塵,時而稍有間隔,時而挨得很近。他們都拼命想甩掉對方,或是優勢超越對方。跑在最前面的那人尤為搶眼,單就其一身的鎧甲披掛和精湛的騎術,誰也看不出她是一個女人。只是,她的臉上更多了幾分英氣和霸氣。她與另外幾名久經沙場的戰士一起,“或齊鑣戰場,或并驅林壑”(《魏書》),引來將士們的陣陣歡呼。

這不是在拍電影,也不是馬戲團的馬術表演,而是當年古戰場上的一副真實場景。這個一身戎裝的女子,也不是那個婦孺皆知、替父從軍的傳奇女英雄花木蘭;咎m是個文學人物,其事跡在正史中并無記載。她的原型是誰,一直也存有爭議。而眼前這位女子,卻是在《魏書》中實實在在有著專門記述的。她姓潘,和花木蘭同時代,人稱“潘將軍”。

潘氏沒有花木蘭“千里赴戎機”的諸多悲劇色彩。上面這一幕,是她到軍中省親,看望丈夫李大眼時發生的。大眼“令妻潘戎裝”,和騎士賽馬,有點搞怪的意思。如改編成電影,也是個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潘氏的丈夫楊大眼是清水氐人,也是位響當當的人物。楊氏一族在十六國時期,曾兩建仇池國,打造了一處亂世中的“桃花源”,頗具傳奇色彩。楊大眼的祖父是后仇池大秦王楊難當,后仇池被劉宋滅國后,他舉家逃往北魏。作為游牧民族的后代,楊大眼“少有膽氣,跳走如飛”(《魏書》),自小練就一身好功夫。

楊大眼的功夫有多神奇,北魏尚書李沖最有發言權,用他的話說,就是“自千載以來,未有逸材若此者也”。評價相當高,也是他的心聲。孝文帝拓跋宏讓李沖為朝廷選拔人才,大眼前去自薦,李沖開始并不認可他,大眼說你不認沒關系,讓你瞧瞧真本事,“便出長繩三丈許系髻而走”,用一條三丈長的繩子綁在頭發上,撒丫子狂奔,“繩直如矢,馬馳不及”,腦后的繩子像箭一樣飄直了,馬都追不上,速度之快可想而知。這有點像《功夫皇帝方世玉》里,方世玉在四百米接力賽時的最后一棒,當時方世玉的辮子也飄直了?吹綏畲笱廴绱斯Ψ,圍觀之人無不驚嘆。李沖當即錄用,拜為統軍。李大眼跟隨拓跋宏征戰疆場,“所經戰陳,莫不勇冠六軍”(《魏書》)。官也越做越大,最后升至輔國將軍、游擊將軍。

潘氏“善騎射”,功夫不知是不是楊大眼教的。潘氏長得什么樣,我們無從得知。不過一個女扮男裝的人,要想在軍中不被認出來,長相最起碼要中性化些。柳葉眉杏核眼,說話甜美圓潤,再走個模特步挽個蘭花指啥的,你再看不出她是女人,眼神也忒差了。所以,私以為,當年的潘氏,也應該有幾分現代“超女”的風采。這樣一個女人,又好舞槍弄箭,在性格上應該是爽朗型的。與騎士們賽完馬,大家回到營中,潘氏“同坐幕下,對諸僚佐,言笑自得”(《魏書》),一點也沒有小女人的扭捏,已足以說明其性格上的男性化。將士們稱他為“潘將軍”,還是很貼切的。

花木蘭的故事是否取材于潘氏,或者有著潘氏的影子,我們無從考證。在路衛兵看來,花木蘭應該是眾多像潘氏這樣的群體女人的一個提煉與升華。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在南北朝時期,女人舞刀弄槍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北朝民歌中,還有一首與《木蘭辭》相媲美的《李波小妹歌》: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裳逐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疊雙。婦女尚如此,男子安可逢!一個勁馬疾風,射箭百發百中的女英雄躍然紙上。

之前的十六國時期,也有個了不起的女人,就是前秦王苻登的皇后毛氏。雖貴為一國之后,卻是“美而勇,善騎射”,身手了得,絕對偶像級人物。苻登被后秦大軍突襲,攻入大營,毛氏“彎弓跨馬,帥壯士數百力戰”(《通鑒》),殺死了七百多敵人,比起男人來有過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中國古代歷史上女子失身的十二種結局
·下一篇文章:驚天一解:宋江思慕的玄女娘娘是徽宗之女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mingnv/1061814237GJ5CI310H13D9I1B46D2.htm



爱彩票 47| 458| 893| 278| 77| 8| 485| 311| 584| 542| 671| 5| 227| 8| 224| 137| 155| 785| 791| 797| 836| 908| 803| 8| 581| 950| 734| 275| 323|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