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唯一坐金鑾殿睡龍床的妓女

歷史上唯一坐金鑾殿睡龍床的妓女


來源:網絡  作者:李子遲

民國名妓賽金花:賣身不賣國,可憐不可恨

    賽金花(1872?~1936),中國近代名妓,一個生活在19世紀后期到20前期的具有傳奇色彩的女子。原姓趙,小名三寶,又叫靈飛,花名初為曹夢蘭、趙彩云、傅彩云,又曾名趙夢鸞、趙夢蘭、傅玉蓮等,原籍安徽黟縣,生于江蘇蘇州。
洪鈞(1839~1893),清末外交家。字陶士,號文卿,江蘇吳縣(今蘇州)人。同治七年(1868)中狀元,任翰林院修撰。后出任湖北學政,主持陜西、山東鄉試,并視學江西。1881年任內閣學士,官至兵部左侍郎。1889年至1892年任清廷駐俄、德、奧、荷四國大臣,翻譯了不少著作;貒,曾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主張加強軍訓,鞏固邊防。
瓦德西(1832~1904),德國人。普法戰爭期間擔任國王副官;后任德國總參謀長,晉升陸軍元帥。1900年8月任八國聯軍統帥,11月抵達北京,指揮侵略軍由津、京出兵侵犯山海關、保定、正定以及山西境內,殘酷鎮壓義和團,屠殺中國人民,脅迫清政府接受議和大綱,擴大列強侵華權益。1901年6月回國。著有《瓦德西回憶錄》。
 
與西太后齊名的妓女
在晚清的北京城里,有兩個赫赫有名的女人,一個是當朝太后慈禧,一個就是名妓賽金花。
著名學者、北京大學教授劉半農寫道:“中國有兩個‘寶貝’,慈禧與賽金花,一個在朝,一個在野;一個賣國,一個賣身;一個可恨,一個可憐。”
這兩個女人,一個朝綱獨攬,唯我獨尊;一個操著被人視為最低賤的職業—一娼妓。把慈禧與賽金花相提并論,似乎有些不倫不類。但確實,慈禧太后的許多座前昏庸大臣,剛好就是賽金花裙下的一批好色之徒。當時京畿一帶的百姓們都這么說:“那些昏庸好色的清廷重臣,都是北京城里兩個女人的奴才。每天東方才泛白,他們浩浩蕩蕩地進入端午門,匍匐在老佛爺慈禧的花盆鞋底邊,唯命是從;夕陽西沉時,他們熙熙攘攘地前往松樹胡同,拜倒在賽金花的石榴裙下,甘效犬馬。這兩個女人,一個是高高在上,人人稱臣;一個是孽海飄浮,人盡可夫。”
確實,這兩個女人有許多相似之處:兩人都生長在江南一帶,也都沒有多大學問;卻都聰明狡詐,都嬌艷警敏,把男人玩于股掌之中。那拉氏三度垂簾聽政,三度還政;賽金花三度為娼,三度嫁人。別看賽金花卑微、下賤,可也以她那獨特的方式左右過中國的政局。這一個嬈妖、冶蕩的煙花女,也曾在皇宮大內的龍床上睡過覺。特別是19世紀末轟轟烈烈的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的侵華,使這兩個人的命運交匯在了一起。
可是,賽金花一生出入豪門,淪落風塵,命中克夫(三次嫁夫,三次孀居),但無有兒子。她雖為朝廷立下大功,結果卻沒得到任何表彰,甚至連開妓院也不得,最后冷冷清清而終。
 
剛“下海”便為“花國狀元”
賽金花原藉徽州,她的父親在太平天國運動時流寓到蘇州,娶了當地的女子為妻,先生一女,后生一男。因此,賽金花也算是地道的姑蘇姑娘了,從小聰明伶俐,長著白凈的瓜子臉,彎彎的兩道眉,一雙會說話的鳳眼,秀雅、婉柔的模樣,非常討人喜愛。從小,賽金花便愛搽脂抹粉,穿好衣裳、戴首飾,客人來了裝煙倒茶,陪著說話,平日就喜歡在門口閑立,使得過往的行人都對她凝目注視,天生就是一副倚門賣笑的個性。
光緒十二年(1886),趙家家道中落,14歲的賽金花經常往義父曹承璽家里跑。經曹家一位遠親女眷的牽引,她竟然在秦淮河上的花船上穿梭往來,成了陪客、調笑而不陪宿的青倌人。那時,賽金花化名曹夢蘭,正是含苞待放的豆蔻年華,梳著烏油滴水的大松辮,身穿荷花色縷空襯白的香云紗大衫,下穿寶藍色鎖邊控云的明綃裙子,腳踏一雙繡著鴛鴦戲水的青緞子平底鞋,像是花蝴蝶一樣地周旋在富麗華彩的畫卷中,風靡了不少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富商大賈和達官貴人。
山明水秀的蘇州倉橋濱到山塘一帶,在虎邱與閶門之間的花船上,就是有錢有勢又有閑的大爺們的銷金窟,征歌逐色,詩酒風流。在花船上,一般都有姑娘陪酒、彈唱,稱為“坐艙姑娘”。有些花船上沒有陪酒姑娘,只供酒菜,客人自攜女伴上船,或者就要叫“出條子”。“出條子”就是沒有固定船只的陪唱、陪酒姑娘。賽金花開始就做“出條子”。為了顧全家人的面子,她化名為“富彩云”,又叫“傅彩云”。沒有多久,她就憑著出色的容顏、出色的媚態和手段,紅遍了蘇州。
1年之后,便有那財多勢大的客人對她軟硬兼施,成了她的恩客;傅彩云被人梳攏,點起了紅蠟燭。下海接客的傅彩云,更加艷光四射,轉動照人。便有一群在蘇州的好事嫖客起哄,熱熱鬧鬧地舉辦選拔花魁的盛事,把傅彩云選為“花國狀元”,一時傳為美談。
 
成了真正的“狀元夫人”
恰好這時,出身于蘇州城內張家巷,在同治七年(1868)戊辰中了一甲一名進士的真狀元公洪鈞,由江西提學的任上,因母親去世,回到老家姑蘇古城守孝。他一見賽金花,驚為天人,頓時傾心,日也想,暮也想,三天兩頭把賽金花接到家中陪酒;并終于在友人的慫恿下,取得一妻一妾的諒解,正式把賽金花娶了過來,成了他的第三房姨太太。洪鈞把她改名叫趙夢鸞,從此賽金花真正成為“狀元夫人”,開啟了她生命中另一段嶄新的里程。
(另據說,洪鈞在未中狀元之前,曾經受到過一個妓女的資助,這個妓女在有的作品里被稱為小青。)
當時賽金花還不滿16歲,洪鈞整整比她大了33歲。一個是雙頰緋紅,稚氣未脫;一個是兩鬢飛霜,已現老態。好在郎才女貌,兩情相悅,一樹梨花壓海棠,兩個狀元成一雙,令人為之羨煞。賽金花自幼愛吃莧菜羹拌豬油合成的飯,油膩膩、紅彤彤的,叫做“狀元飯”。別人曾取笑她:“小時愛吃狀元飯,長大嫁個狀元郎。”如今果然如愿以償。
洪鈞的原配夫人姓王,比丈夫還年長2歲,平日主理家庭事務,燒香念佛,是一個性情和順的大戶太太。二姨太是個嬌小、羸弱的揚州姑娘,經常病病歪歪,自顧尚且不暇,也就無力再與別人爭長論短。
光緒十四年(1888),洪鈞帶著賽金花一同入京。入京不久,洪鈞就被任命為出使俄、德、奧、荷四國的欽使,兼領四國的特命全權大使。洪鉤便只帶著賽金花一人飄洋過海。(其原配夫人畏懼華洋異俗,遂借誥命服飾給彩賽金花,命她陪同洪鈞出洋。)
那時中國尚以天朝自居,在出使番幫時,處處要表現出泱泱大國的威儀。洪鈞帶領一大群隨員和男女仆人,由京城南下,經上海搭乘法國的“薩克遜”郵輪,在海上走了1個月后,于意大利港口熱那亞登陸,再改乘火車,首先到達德國柏林。
洪鈞是一個幾近冬烘的老學究,加上身體瘦弱、多病,經常埋首案牘,很少參加社交活動。而年輕貌美、見過世面、長于辭令的賽金花,卻仿佛是一個天生就有社交能力的人物,在覲見德皇及皇后的時候,表現得恰到好處,她那綽約的身姿、嬌嫩雪白的肌膚、水靈靈的一雙妙目傳達出的無限情意、細瓷般的氣韻,震住了在場的所有人,讓他們真正見識了東方美女的風采;在晉謁俄國沙皇及皇后時,頭上挽著蟠曼陀發髻,戴一頂堆花雪羽帽,頸脖子上圍著一條天鵝絨的圍巾,身穿紫貂外套,下系淡青軟緞壓金的繡花裙子,腳登一對雕漆油光的黑皮鞋,胸花朵朵,鉆石晶晶,襯托出桃腮秀靨,更顯得雍容華貴;在英國與維多利亞女王合影時,顯得是那么恰如其分,那么自然。
在國外,賽金花算是出足了風頭,享盡了榮華富貴,錦衣玉食,高車驪馬;單只是上下樓梯,就有4個洋丫環提著4只明角燈替她帶路。賽金花憑著自己的聰明伶俐,居然還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德語、俄語。這是她一生中最為亮麗的歲月。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古代妓女竟然屬“體制內”的工作
·下一篇文章:癡女來鶯兒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mingji/131211895766J6B15KC1C5FG1JF0J4.htm



爱彩票 589| 946| 205| 793| 829| 70| 514| 511| 364| 427| 484| 127| 802| 130| 976| 403| 304| 277| 730| 79| 907| 592| 796| 619| 508| 325| 247| 919| 796| 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