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圓圓最終結局:與吳三桂軍營團圓 年老色衰被棄

陳圓圓最終結局:與吳三桂軍營團圓 年老色衰被棄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在男權極度膨脹的古代中國,女子大多處于卑微的依附地位,淪為男性征服世界的犧牲品。然而,在明清易代鼎革之際,一位出身微賤的女子,卻關系著國家民族的興亡,那就是一代名妓陳圓圓。陳圓圓的被劫和吳三桂的降清,徹底地葬送了明王朝復興的希望,也導致了此后吳三桂家族的覆亡。難怪一代“詩史”吳梅村在其《圓圓曲》感慨吳三桂的“沖冠一怒為紅顏”和陳圓圓的“一代紅妝照汗青”。由于明清史料中有關陳圓圓身世的記載往往語焉不詳且多齟齬,故筆者有意就此作些闡發。

陳圓圓本名沅,一名元,小字圓圓,又字畹芬。常州府武進奔牛人(今屬江蘇省常州市)。圓圓出身低微,她的父親是個貨郎兒,人稱“陳貨郎”。據說陳圓圓歸吳三桂后,吳三桂曾一再叩問其父姓名,陳圓圓羞于家世微賤,不以實對。后其父陳貨郎被召入吳三桂王府,“三桂觴之曲房,(陳貨郎)持玉杯,戰栗墜地。圓圓內慚,厚其賜歸之!保ㄇ鍦闪业茸胄蕖豆饩w武進陽湖縣志》)也記載稱陳圓圓“本姓邢,府中皆稱邢太君”(顧公燮《丹午筆記》),不知何據。

梨園女妓的超絕色藝

陳圓圓以其聲色獨擅時名,堪稱絕代佳人。陸次云稱她“聲甲天下之聲,色甲天下之色!保ā秷A圓傳》)。她容貌昳麗、秉性溫純、氣質超俗!懊髂┧墓印敝坏拿跋宄跻婈悎A圓,即為其姿容所傾折:“其人澹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鸞之在煙霧”(《影梅庵憶語》)陳圓圓極具女性的嬌柔嫵媚,她的故交鄒樞稱她“少聰慧,色娟秀,好梳倭墮髻,纖柔婉轉,就之如啼”(鄒樞《十美詞紀》)。鄒樞還在《永遇樂。陳圓》詞中,極贊圓圓風華絕世的姿容和出神入化的演技。

陳圓圓最初為蘇州地區梨園戲班歌妓,善演弋陽腔戲劇。冒襄曾觀看陳圓圓演弋陽腔《紅梅記》,為其演技所迷醉:“是日演弋腔《紅梅》,以燕俗之劇,咿呀啁哳之調,乃出之陳姬身口,如云出岫,如珠大盤,令人欲仙欲死!保ā队懊封謶浾Z》)鄒樞也對陳圓圓演技贊賞有加,稱她“演《西廂》,扮貼旦、紅娘腳色,體態傾靡,說白便巧,曲盡蕭寺當年情緒!保ā妒涝~紀》“陳圓”)陳圓圓被劫入京后,改習昆腔,成為田弘遇家樂領班。

被劫入京

自古紅顏薄命。陳圓圓作為梨園女妓,難以擺脫以色事人的命運。圓圓曾屬意于吳江鄒樞“常在予家演劇,留連不去”(《十美詞紀》)。據載,江陰貢修齡之子貢若甫曾以重金贖陳圓圓為妾,然圓圓不為正妻所容。貢修齡遂將圓圓放歸,“不責贖金”(李介立《天香閣隨筆》)。陳圓圓還與冒襄有過一段情緣,崇禎十四年(1641)春,冒襄省親衡岳,道經蘇州,經友人引薦,得會陳圓圓,并訂后會之期;當年八月,冒襄移舟蘇州再會圓圓,時圓圓遭豪家劫奪,幸脫身虎口,遂有許嫁冒襄之意,并冒兵火之險至冒襄家所棲舟拜見冒襄之母。二人感情繾綣,申以盟誓。此后冒襄因喪亂屢失約期,陳圓圓不幸為外戚田弘遇劫奪入京。

崇禎十五年(1642)仲春,陳圓圓被外戚田弘遇劫奪入京。圓圓入京的時間,有崇禎十四、十五、十六年三說,其中,胡介祉《茨村詠史新樂府》稱:“崇禎辛巳年,田貴妃父宏遇進香普陀,道過金閶,漁獵聲妓,遂挾沅以歸!背质哪暾f;葉夢珠《閱世編》稱:“十六年春,戚畹田宏遇南游吳閶,聞歌妓陳沅、顧壽。名震一時,宏遇使人購得顧壽,而沅尤靚麗絕世,客有私于宏遇者,以八百金市沅進之,宏遇載以還京!背质暾f。然據冒襄《影梅庵憶語》載,冒襄與陳圓圓私訂盟約在崇禎十四年秋,此后冒襄因家事牽累,未能赴圓圓約會。其間圓圓屢次寄書冒襄,促其踐約,冒襄皆不及回復。崇禎十五年仲春,冒襄至蘇州會圓圓,不意圓圓已于十日前被劫入京。由于冒襄所記為自己親歷之事,故陳圓圓入京時間當為崇禎十五年仲春。

至于劫奪圓圓之人,有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名妓賽金花床上救國,她用肉彈抵御槍彈
·下一篇文章:被吳三桂和李自成輪番糟蹋的陳園園下落之謎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mingji/11561414284EF2GC2H6FF2409HG5KJ.htm



爱彩票 541| 334| 403| 664| 190| 118| 610| 109| 265| 370| 673| 751| 430| 187| 799| 991| 637| 907| 619| 43| 472| 613| 865| 145| 910| 190| 745| 46| 595|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