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冤魂

校園冤魂


來源:網絡  作者:亞薇

      這天晚上自習課,是在大梯教室上的,兩個班的學生在一起,但仍顯出教室的空曠。入冬了,天氣煞冷,好多同學都窩在宿舍里不愿出來,反正多幾個缺席也無妨,大學生活嘛,要的就是自由。

       我坐在教室的倒數第二排,一只落滿灰塵的吊扇下面,身旁無人,同學全擠前面一塊兒“溫暖”去了!豆糯膶W》課“老頭兒”是個禿頂、矮胖的中年男人,他正在講臺上口沫橫飛地講著《聊齋志異》里的離奇的故事,還邊用色迷迷地小眼睛瞟過幾個長得漂亮嬌小的女生,邊說找個“月黑風高”的晚自習給我們放電影《聊齋》。

       看慣了他的那副嘴臉,我煩膩地把雙肘撐在桌上,用手掌捂住了雙耳,低頭正準備專心看我的《人莫予毒》(王朔文集中的文章)。一股冷風突然從破爛的窗戶沖進來,我不禁打了個寒戰。

       對了,忘了交待一件事,一件特別特別重要的事。

       我們學校挺大的,有好多樹木園地,陰森恐怖的小樹林也有幾個。大梯教室很古老了,像個茍延殘喘地老家伙,正眼睜睜期待著完蛋的那一天。也許是它的恐懼感折磨得它不能再活下去了,因為它就座落在學校最偏僻的一個小樹林旁邊。

       剛進校的時候,我們聽學姐們講過一個禁講的故事。學校是強制學生重提這件往事的,但學姐們怕我們“年幼無知”遭所不測,所以把我們幾個小女生聚在一起,神秘兮兮地講了那件令人心痛的往事。

       話說前幾年我們社科系來了一個女生,人不但長得漂亮,成績也是一級棒,在學校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動,每天跟著她屁股后面的男生一大堆。要說那些男生追她的方法可真是絕了,各種招式都有,簡直勝過江湖群英會中比武的各家拳派的各式招兒。

       在這兒,我們費話不多說,男生們追女孩的過程我就不一一介紹了,反正最后,一個帥帥的男生擊敗了其他對手,成了女孩正式的男朋友。兩個人在一起甜蜜的不得了,身旁的人看了別扭得直嫉妒。

       突然有一天,也就是男孩和女孩在一起兩個月后,一個外校的男生來找女孩。事后得知,原來這個外校的男生是女孩高中時候的男朋友,他們并沒有分手,而是一直保有聯系。當男孩得知了女孩背地里悄悄地交了個男朋友,他氣壞了,找了個日子坐十幾個小時的車悄悄來到了女孩的學校。當他確認了事實之后,“平心靜氣”地想約女孩出去談談。

       那是黃昏的時候,當太陽全部消失在天邊的時候,他們來到了學校最偏僻的那個小樹林。男孩問女孩為什么騙他,女孩說她也是身不由己。男孩激動地握住女孩的雙肩,憂郁地對她說,不要離開我,我需要你。女孩本就嬌弱,被男孩這一搖晃,震得她的雙肩生疼,她不禁用力掙脫男孩的手。男孩更加用力了,他緊緊地攥住女孩的肩,邊喊我是真的愛你,邊把唇湊了過去。女孩躲閃著,但她卻感覺到越來越近的急促喘息聲,男孩瘋狂地吻著女孩的臉、唇、脖。女孩真的生氣了,狠狠地甩了男孩一耳光,男孩怔住了,不過就兩秒鐘的時間,他的眼睛露出了兇光,他心里想自己那么愛她,對她那么忠誠,她卻背叛了自己,決不能饒恕她。男孩失去了理智,像一只發怒的雄獅,猛撲上去,用雙手緊緊地掐住了女孩的脖脛,女孩奮力抵抗著,可是動作越來越輕,最后,雙手無力地塌下了。男孩冷笑了一聲,把女孩推倒在落葉堆上,并瘋狂地撕扯掉女孩的衣服、褲子、胸罩、內褲,像個野狼一樣撲了上去。他現在什么都不知道了,心里只想著要懲罰背叛他的這個女人,突然他一聲驚叫,跌跌撞撞跑出了小樹林。

       后來男孩自然被抓了起來,但卻神經錯亂了。據學姐們傳說,男孩的一聲驚叫有多種說法,有的說是看到了女孩現在的男朋友突然出現,有的說是看到了女孩突然睜開雙眼,狠狠地瞪著他。盡管眾說紛紜,但女孩畢竟是死了,而男孩畢竟是神經錯亂了。

       聽了這個故事,我們都很害怕,默默告誡自己,千萬不要玩感情游戲。所以平常每每于晚上到大梯教室上課,我們都會結伴而行,下課就匆匆離開,一直以來,也沒遇上什么冤鬼。

       好了,話要轉回來了,前面說到一股冷風從破窗戶沖進來,我不由打了個冷顫兒!肮艑W老頭兒”還在繪聲繪色、滔滔不絕地講著他的聊齋故事,幾個同學在昏昏欲睡。我的雙眼也朦朦朧朧地,頭有點兒暈,不禁責怪自己昨夜為了看小說而沒摘隱形眼鏡熬了一通宵,揉揉眼睛,還是看不清書上的字,全身也軟綿綿地,沒有力氣,我想肯定是睡眠不足,等會兒下課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要往床上鉆,好好睡一覺。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自己站了起來,默默向教室門外走去,一步一步地,向著小樹林深處的方向。我突然想起了小樹林中發生的那件慘案,不禁冷汗直冒。我怎么會一個人來這里呢?不行,我得趕快出去。我開始跑,呼吸越來越困難,感覺雙腳像拴了兩個沙袋,重重地墜得我邁不開步。

       我跑啊跑,但越跑感覺小樹林的樹木越多,陰森森地,好恐怖。一股涼意從心底直升到喉嚨口,我想讓自己鎮定下來,可是不行,因為我發覺自己怎么走也走不出陰暗的小樹林。

       突然腳下一絆,我定睛向下一看,哇!一個全身裸體的女孩躺在地上,頭發凌亂,全身是傷,嘴張得大大的,露出陰森地白牙,雙眼兇狠地瞪著我,眼角、鼻孔、耳朵外面,全流著濃濃地墨紅色鮮血,我感覺好惡心,差點兒暈倒在地。

       但求生的本能驅使我邁起雙腳注,轉身迅速跑開,我一直不停地向遠處有亮光的地方跑去。燈光越來越亮,我快要跑出小樹林了,這時我聽見斷斷續續地女孩的哭泣聲,哭泣聲漸漸小去后,我聽到女孩若有若無的說話聲。她顫抖著聲音說,我一直想找機會對他說對不起,但我永遠也沒有機會了,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你看到他,一定代我對他說聲對不起,謝謝了。

       女孩的聲音消失了,我向前一看,正好自己也跑出了小樹林,我已經看到大梯教室里發出的燈光了。我快步朝自己的座位走去,看看周圍的同學,仍是聊天的聊天,聽歌的聽歌,打瞌睡的打瞌睡,而講臺上的“老頭兒”剛剛講完聊齋故事,卻仍陶醉在自己的故事里。

      下課鈴適宜地響起,我一個驚詫,醒了過來。噢,原來自己剛才是在做夢,我不禁為自己捏了把冷汗。同學們迅速收拾好書筆,等待“老頭兒”宣布下課,我也趕緊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隨人流走出了教室。

       回到宿舍后,我洗漱完畢正準備鉆入暖暖的被窩,舍友們卻又開始聊起課上“老頭兒”講的聊齋故事。我說你們煩不煩,聽了一晚上鬼故事還嫌不夠?膽小的小麗也附合我說,是呀是呀,不要再聊這些了,再聽一會兒我晚上都不敢上廁所了。這時小娟突然問我,對了,剛才上課的時候,你怎么連假也不請,一個人跑去上廁所了?我一驚,什么?你說我上課的時候走出過教室?小梅也接嘴說,是呀,我們還為你擔心呢,幸好“老頭兒”沒看到。

       我一下懵了,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在做夢呀,怎么可能離開了教室?那我是真的去了小樹林了?我所遇到的和聽到的全都是真的嘍?我嚇得不敢說話了,用被子嚴實地捂住了腦袋,心里想,我是不是該找個機會去看看那個神經錯亂的男孩,并且把女孩的話轉告給他?


·上一篇文章:現代聊齋故事
·下一篇文章:漁村水鬼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gui/0732717130741678HC6KC13G3CI5AF.htm


相關內容

·校園話流行

佚名

·新校園驚魂

佚名

·校園魅影

佚名


爱彩票 335| 485| 728| 173| 947| 479| 944| 872| 551| 809| 320| 425| 653| 773| 821| 818| 131| 248| 773| 260| 647| 923| 548| 563| 662| 920| 20| 482| 851| 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