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龍潭傳奇

古龍潭傳奇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洪應龍

  彭澤縣太平關鎮的古龍山下有一條幾十里長的龍溪,溪上有一座明代石拱橋。橋下就是深不見底的古龍潭。表面靜水無波,潭底暗流洶涌,十分兇險。
  傳說很早以前,有個漁家女在潭邊織網,頭上木梳掉進了水潭。沒想到這枚刻有自己芳名的木梳被遠在幾十里外太泊湖上打魚的父親撿到了。原來古龍潭穿越古龍山,出口就在贛北第一鎮馬當的太泊湖。一年大旱,龍溪水落了潭。有個自信水性好的人下潭摸魚,上來后鼻青臉腫。這人手舞足蹈說:“你們曉得啵,古龍潭底下就是龍宮。有宮殿有花園,我看見了龍女采花,龍三太子還送我一顆夜明珠!”這人說完就啞了,掰開他的手,掌中果然有一顆碩大的夜明珠。從此,人們對古龍潭底下就是龍宮深信不疑。
  清朝康熙年間,龍溪邊上有個村姑叫翠翠,生得眉眼清秀,聰明伶俐,還喜歡唱歌,那嗓音就像風中的鈴鐺,唱起來賽過春天的百靈鳥。
  才過花朝,翠翠就挎著籃子來溪邊采茶芽。翠翠年方十七,早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父親一心攀高枝,因此把女兒大好光陰耽擱了。春天古龍山天氣回暖,萬木吐翠。整座大山高下起伏,就像碧玉雕刻的一般,龍溪水纖塵不染,仿佛飄著一條綠色的羅帶。成雙成對的錦鯉在溪上歡快地追逐著,讓人看得如癡如醉。翠翠一時春心萌動,亮開嗓門唱起來:“二月里來百花香,鯉魚雙雙游溪上,魚妹本是龍潭女,魚哥家住哪條江?”聲音未落,對面一位賣油的小伙子接著唱道:“二月龍溪好風光,鯉魚成對又成雙,妹問哥家住哪里,古龍山下竇家莊。”翠翠定睛一看,對岸和歌的是一位英俊的小伙子,年齡與自己相仿,一時滿面含羞,嗔怪說:“人家沒問你,好不要臉!”“不問我問誰?”“我問魚!”小伙子哈哈大笑說:“魚會說話嗎?”翠翠也不示弱:“我問的就是魚,總之你不要臉!”說完挽著籃子就走。
  翠翠爬上麥田,小伙子又在后面唱開了:“哥是喜鵲天上飛,妹是龍山一樹梅,喜鵲賴在梅樹上,石子打來也不飛。”翠翠發現小伙子不但人俊,歌也唱得不錯,一時找到了知音,轉過身來嬌羞地說:“喜鵲賴在梅樹上又怎樣,當心人家拿竹篙打你。”大伙子大聲說:“我不怕,竹篙打來也不飛!”
  翠翠后來知道小伙子叫水根,是旁邊竇家莊賣油的,人稱賣油小哥,每天挑油從橋邊經過。人誠實聰明,酷愛唱歌。便心生愛慕,常找借口來橋邊會他。沒想到姐有情,郎有意,和許多癡情的青年男女一樣,山盟海誓,一個非對方不娶,一個非對方不嫁。
  一天,水根托媒婆上門提親,翠翠的父親何蔑匠看不上水根,輕蔑地說:“竇家的小子一個賤賣油的,一年掙不了幾個銅錢也想娶翠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除非能拿出十頭水牛的聘禮,我或許可以考慮。”媒婆回去后把何蔑匠的話原原本本告訴水根,水根不氣餒,第二天就撂了油挑子,去外鄉尋找掙大錢的活。發誓掙不到十頭水牛永不回鄉。
  話說彭蠡鎮上有個富二代,爹媽給取的名字叫付易芳。因為有錢,自己把名字改成富一方。年齡比何蔑匠小不了多少,心卻花得很,早就垂涎翠翠的美貌。聽說何蔑匠要十頭水牛的聘禮,心中暗喜。他備下十頭水牛,外加綾羅綢緞,珍珠瑪瑙,派人送到何府,要與翠翠結百年之好。何蔑匠明知年齡不對等,怎肯舍棄這到手的財富?一時大喜,瞞著翠翠當即換了婚書,并把婚期定在了第二年麥收時節。
  水根出門前請人算了一卦,算卦的人說財神在南,要他一直往南走。水根來到了湖口縣,打聽到一家磚窯雇人和泥,干一天可抵走村串戶賣油一個月的工資。他到了窯上,窯師傅見水根人老實,實話告訴他說:“小伙子,和泥是下苦力的活,打霜落雪都要打赤腳,沒人能干幾天。原先是用牛踩,東家愛惜牛才雇的人。你吃得了苦?”水根說:“只要能賺錢,再苦再累我不怕!”水根自恃身強力壯,每天早起挖土,挑水醒泥。最難是和泥,必須用雙腳不停地踩泥才會黏。沒幾天,腳就爛了,雙腿腫得連路都走不動。又受了風寒,在床上足足躺了一個月。水根辭了窯上的活,來到江對面的黃梅縣,一家人正招人挖堰塘,被他趕上了。挖堰塘也不輕松,寒冬臘月土凍得像鐵一樣硬,鋤頭挖下去冒火星。他一想到翠翠就鼓勵自己要堅持。東家人厚道,好吃好喝招待他。一直到春上才完工。水根終于賺到了一頭水牛的錢。他繼續往南走,小滿節氣過后,南康道中農家在收割一種叫米麥的早熟麥子。他經過一座山塢,天上忽然烏云滾滾,眼看一場大雨就要來了,一位老人正在搶割麥子。他趕過去幫忙。水根幫老人把麥子運回家,大雨就鋪天蓋地下起來了。老人十分感激,送他一束麥穗。雨一直下到晚,水根不能趕路,只得借宿在老人家。晚上水根睡得十分香甜。一早醒來,發現自己竟躺在破廟中。以為自己做了個夢,一時想起老人昨天曾送他一束麥穗,就壓在衣底下,他掀開衣,兩眼瞬間直了,這束麥穗變成了黃燦燦的金麥穗。水根知道有神人相助。這束金麥穗何止買十頭水牛,想到往后起高樓,買田地,和翠翠恩恩愛愛過日子,一時喜不自禁,不顧肚中饑餓,急匆匆往回趕。
  話分兩頭,轉眼到了佳期,這天富一方雇了八抬大轎,請了兩班吹鼓手,一路吹吹打打來到何家迎親。何蔑匠在家中張燈結彩,翠翠還蒙在鼓里。女兒出嫁要梳妝打扮,母親見瞞不住,把真相告訴了她。翠翠知道自己被父親賣給了富一方,不肯就范,將換洗的衣服打了個包,趁家人忙亂之際悄悄從后門溜了出去。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美國頭號通緝犯的黑道生涯
·下一篇文章:無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vipfdzs172.icu/news/chuanqi/181212115950EAGG4026DGH75H27JH81.htm



爱彩票 47| 977| 65| 764| 977| 737| 83| 8| 551| 2| 677| 839| 797| 164| 44| 608| 311| 671| 611| 479| 479| 860| 854| 782| 605| 389| 377| 17| 407| 179|